千里沃野吹響改革沖鋒號

——師市團場綜合配套改革系列報道之土地確權頒證篇

字體:小字 大字http://www.shuplj.tw 準噶爾在線 2019-09-16 18:15:23    來源:
  師市傳媒中心記者 多明忠
  2017年12月14日,值得銘記的日子。伴隨著墾區的一場瑞雪,兵團第一張國有農用土地承包經營權證頒出。在芳草湖農場二十二連職工楊振華的地里揮出了土地確權頒證第一錘、砸下了第一樁、頒出了第一張兵團國有農用土地承包經營權證。
  這一錘,砸得鏗鏘有力,圓了從事農業一線職工群眾的夢想,體現了兵團人“敢叫沙漠變良田,能讓戈壁化明珠”的壯舉;
  這一樁,釘得豪情萬丈,職工真正成為了土地的主人,增強了職工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
  這一證,頒得英明果敢,既有60多年來屯墾戍邊所積淀下來的智慧,又不乏刮骨療毒、壯士斷腕之決心。
  這三個第一,開啟了師市全面深化團場綜合配套改革的新航程,土地確權頒證工作全面開展,因土地確權而帶來的紅利不斷顯現。
  破舊立新 搏擊前行
  土地確權讓職工吃上定心丸
  土地是職工群眾賴以生存的最基本生產資料,更是農業生產一線廣大職工群眾履行職責使命的根基。
  團場綜合配套改革前,因兵團黨政軍企合一體制與現在經濟社會發展、職責使命不相適應,師市各團場連隊有效履行“三大功能”和發揮“四大作用”受到制約。
  原有的土地承包過程中,土地全部歸團場所有,職工僅有部分使用權和經營權,種什么自己說了不算,且承包期限不固定,職工生產經營自主權、積極性難以調動。
  楊振華說:“土地不是自己的,誰還舍得對土地進行投入。”
  跟楊振華有一樣思想的職工不在少數,權屬不明確,直接導致職工田間管理不夠精細。
  經營權不確定,身份地不固定,年年種地年年變,地界不清、面積不實、數據不準等問題,直接或間接導致兵的能力弱化、干群分化、發展退化……改革勢在必行。
  團場綜合配套改革是落實中央關于兵團深化改革決策部署的“重頭戲”,土地確權頒證是團場綜合配套改革的重要一環。作為兵團團場綜合配套改革整師推進試點單位,師市立足適應兵團現代農業專業化、規模化、集約化、組織化、產業化發展需要,探索以職工家庭承包為基礎、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的實現形式,集中開展土地確權頒證工作,重新劃分職工身份地,明確了土地、職工、民兵“三位一體”管理新機制,把土地帶來的權利和民兵義務掛上了“鐵鉤”,進一步強化了職工的責任意識和履職能力。
  “有了經營權證,以后我家的地種什么,怎么種都我說了算!”楊振華豎起大拇指沖著胸口戳了戳。
  新湖農場八連職工魏銀生告訴記者,土地沒有確權以前,由于土地不固定,三年一換,甚至一年一換,變數太大,大家對土地的投入和養護都不積極,不愿意好好管理。
  2017年秋天,魏銀生在土地勘界完成后,立即給自己的土地施肥,每畝25公斤的數量在之前是沒有過的。地里的殘膜也早已收拾干凈。跟魏銀生一樣,土地確權登記頒證后,職工的積極性空前高漲。
  通過土地確權頒證,職工真正成為了土地的主人,吃上了“定心丸”,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大大增強。
  土地、職工、民兵“三位一體”,實行實名制管理,通過“職工自主經營田,法定民兵義務田”把兵團土地的維穩戍邊的“養兵”屬性、職工自主經營的合法權益、民兵履行職責的法定義務有機統一起來、依法明確下來,為從根本上解決多年來團場存在的“養兵難”、“用兵難”、“強兵難”等老大難問題奠定了重要基礎,職工維穩戍邊的積極性明顯增強,“職工穩定住、民兵強起來”的效果已經凸顯。
  廣泛宣傳 人人知曉
  職工成為參與改革的主體
  土地確權頒證是完善團場農業基本經營制度、確保職工群眾權益、促進現代農業發展、健全團場連隊治理體系的重要基礎性工作,事關團場發展和職工群眾切身利益。
  開展土地確權頒證,核心是確權,重點在登記,關鍵在承包職工和土地精準核查。
  土地分配關系到職工切身利益,各團場實際情況各不相同,沒有統一的分地方案,對從事農業生產的職工來說每一寸土地都異常寶貴,缺不得、少不得,公平、公正、公開是推進土地確權頒證的首要保證。
  師市、團場分別成立了國有農用地承包經營權確權登記工作領導小組,主要領導親自抓,相關部門積極配合,確保做到土地清、職工身份清,依法合規、公開透明,穩步推進土地確權登記頒證工作,及時將各項政策執行過程向職工群眾公開。同時加大宣傳引導、解讀政策、澄清謬誤、明確要求,做到家喻戶曉、人人皆知,營造人人支持改革、參與改革的氛圍。各個團場依法依規推進確權登記頒證工作,嚴格按照工作方案要求,確保確權登記頒證工作合法有效。
  在推進土地確權登記頒證宣傳工作中,各團場通過懸掛張貼橫幅、標語和召開動員會、培訓會等形式,讓職工明白土地確權登記頒證關系到他們的切身利益,營造了良好的輿論氛圍。
  土地確權頒證工作啟動后,六運湖農場六連職工岳子峰一直關注,他說:“團場和連隊‘兩委’把各項政策都給我們說明白了,我要做的就是積極配合團場和連隊,爭取早日拿到經營權證。”
  土地確權登記頒證工作的順利開展,離不開精準的耕地面積和人員數量,師市各團場邀請第三方測繪單位對轄區范圍內土地進行精準測量,摸清土地面積和在冊職工數量。在此過程中,連隊職工身份確定、土地測量、土地劃分方案等重大事項均提交職工大會討論決定,有關結果及時公開,接受職工群眾監督,確保工作穩步推進。
  一○三團三連職工習東風從土地確權工作一開始,就跟著連隊“兩委”成員奔波在各個地頭,每次職工大會他都沒有缺席。
  習東風說:“政策對職工透明,執行政策的過程也主動向職工公布,解釋我們提出的所有問題。這種公開透明的方式讓大家都滿意。”
  土地確權登記頒證工作事關職工群眾切身利益,只有通過公開透明的方式,真正把好事辦好,用改革的紅利激發職工履職盡責、推動發展的積極性。在土地確權頒證工作中,師市各團場積極發動職工、尊重職工,確保大家滿意。各團場連隊“兩委”充分發揮作用,采取廣播宣傳、面對面講解等形式,使連隊職工知曉土地確權頒證的政策,為土地確權頒證工作有序開展營造了良好輿論氛圍。
  “《師市整師推進團場綜合配套改革試點工作應知應會100題》《土地確權頒證,你不知道的都在這!》,請大家學習參考……”從改革之初到土地確權頒證,六運湖農場六連職工馬華隔三差五總能收到連隊黨支部書記在微信群里發的通知和各類文件,每一個文件他都仔細閱讀并保存下來,以便隨時查看。
  “我們通過廣泛宣傳、面對面講解,把政策給職工講透徹、講明白,進一步調動職工群眾參與改革的積極性和主動性。”芳草湖農場二十二連黨支部書記蔣楷清說。
  連隊“兩委”是廣大職工選舉產生的職工代表,師市各團場宣傳土地確權頒證政策、召開各種會議、提議土地劃分方案,均由連隊“兩委”打頭陣。
  在推動土地確權頒證工作中,師市各團場組織連隊職工代表和連隊“兩委”班子成員不但對每一塊條田進行實地測量,而且對條田中的路、林和地下管道情況進行詳細勘察測量,繪制出各連隊每塊條田的面積、地形綜合圖,為連隊如何劃分土地提供了可靠依據。同時,連隊“兩委”充分發揮民主議事作用,按照“四議兩公開”和“一事一議”的工作方法,及時召開職工大會,聽取和吸納職工在土地確權頒證過程中的意見。
  “農場制定的土地確權頒證方案,充分尊重我們職工的意愿,表達了我們職工的心聲,我們非常贊成!” 六運湖農場五連職工王玉紅說。
  “職工是最講道理的,政策透明了,話講明白了,事辦實了,改革自然快速推進。”六運湖農場五連黨支部書記吳建明說。
  權責掛鉤 激發活力
  提升職工增收履職能力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深化兵團改革必須把住一條,無論怎么改,兵團的組織優勢、動員能力不能改沒了、改弱了。習近平總書記的要求,就是兵團改革的根本遵循。師市在推進團場綜合配套改革中,把強化“兵”的意識、增強“兵”的能力、彰顯“軍”的屬性放在首位,以增強兵團看家本領、履行兵團職責使命為根本,探索出了土地、職工、民兵“三位一體”的新機制。
  “大家要認真、刻苦訓練,把前幾天農忙時耽誤的時間搶回來。”烈日下,新湖農場三十連職工邵世源對連隊民兵進行隊列訓練,他是連隊民兵訓練的“教官”。“我2000年參軍入伍,復員后來連隊種地,現在民兵訓練、拉練、巡邏正規化了,我又找到了在部隊的感覺,訓練大家也是在履行民兵義務。”
  走進連隊民兵備戰室,執勤裝備、被褥、生活用品等一應俱全,擺放井然有序。邵世源說:“我們每周一升國旗,每周進行一次軍事訓練,大家積極性很高,訓練服都是自己購買的。”
  盛夏時節,在共青團農場四連辦公室門前, 新納入職工正在進行訓練。
  雄壯嘹亮的口號,鏗鏘有力的步伐, 彰顯著新一代兵團人履職擔當的信心和活力。
  “我們對新納入的109名職工進行集中輪訓,進一步提高他們的軍事素質,提升維穩戍邊的能力。”四連黨支部書記徐基彪說:“團場改革以后,職工有了自己的土地,履職自覺性有了很大提升,民兵隊伍進一步壯大,年齡結構也進一步優化。”    
  職工有了土地經營權,發展問題迎刃而解。
  奇臺農場八連職工種植杜仲,走特色農業發展之路;芳草湖農場二十連以土地經營權證作抵押,貸款擴大種植規模;一〇三團蔡家湖鎮職工積極摟撿殘膜、施農家肥,護地養地熱情高漲;新湖農場職工以土地入社,一大批新型經營主體如雨后春筍般涌現……
  這幾天,一〇二團梧桐鎮四連泉水地種植農工專業合作社的番茄陸續成熟,進入采收階段。
  該連黨支部書記康國軍說:“我們連隊合作社現有社員78人,占職工總數的44.1%,其中帶地入社的就有68人。”
  在康國軍看來,土地確權頒證以后,職工抱團發展的積極性大幅度提高,通過合作社進一步提高了農業生產的組織化程度,增強了職工與市場之間的聯系,拓寬了職工增收的渠道,合作社統一優質良種、統一田間管理、統一收獲、統一銷售、統一結算,為職工最大限度地減少中間環節,節約成本。
  經營權證完備,土地流轉也有了保障。芳草湖農場二十二連職工林生說:“過去,我們承包的土地因為土地性質和權限問題,不能抵押,職工種植貸款門檻高、利率高、手續辦理繁瑣。土地確權頒證后,有了經營權證,當我們需要發展資金時,可憑經營權證直接到銀行辦理貸款,非常方便。”
  土地確權登記頒證后,土地權屬的明晰讓職工真正成為經營的主體,為職工融資和土地流轉再添“砝碼”。
  蔣楷清說:“土地確權以后,承包地就成為了職工的‘財產’,不僅可以將土地出租、入股,還可以在不改變原來土地用途的基礎上自由流轉。” 責任編輯:
加油网球王子